于猫

#瑞嘉

电脑病毒嘉
17嘉×24瑞

梗源于某天半夜专瑞给我讲故事只讲了一半气的我跳脚,后来他发了条动态说“我觉得现在专嘉想跳出屏幕杀我了”

嘉德罗斯的脸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时候,格瑞正在写文案。长时间的低头让他脖颈酸痛,他扶了扶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别人戴着有些俗套的东西在他身上实在是儒雅得紧。他抬头活动活动脖子,然后看见了嘉德罗斯。

嗯,嘉德罗斯。……嗯???长时间的对着电脑工作让他眼角有些酸涩,他取下眼镜又揉了揉眼,又扭头打了个哈欠,然后水汽染上他的眸子,他回过头来重新盯上液晶显示屏里那张包子脸。视线有些模糊,但那抹颜色依旧亮眼,他壁纸用的是嘉德罗斯没错,不过姿势不是这样,当时是他抱着可乐嘬的时候他抓拍的照片…什么,难不成我真被嘉德罗斯蒙蔽了双眼吗。

“格瑞——你看见我没啊?”看见了。

屏幕里的嘉德罗斯抬手碰了碰显示屏,发现没法出来,便摆上了悻悻的表情。

……啊、还会说话。格瑞眉峰一挑,就发觉事情不简单。他也试着伸手点点嘉德罗斯的鼻尖,意料之中的触到的是由于长时间操作而有些发热的显示屏而已。

“…嘉德罗斯?”“你瞎了吗?”……这个时候强制关机会不会消失。

格瑞当然不会这么做,他想见嘉德罗斯,天天想,夜夜想,可现在人在眼前却没办法抱到,实在是一件很憋屈的事。

他的疑惑很明显的摆在眼里,但他不会开口问嘉德罗斯,对面显然也没弄清楚情况,两人便十分默契的玩起了大眼瞪小眼。

格瑞和嘉德罗斯是恋人,嘉德罗斯17岁,格瑞24岁,两个人恋爱谈得腻腻歪歪酱酱酿酿的时候嘉德罗斯被勒令出国留学,格瑞就在国内继续他的工作。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猫咖。彼时格瑞在给怀里一只英短挠下巴,猫咪舒服得喉咙里发出的呼噜呼噜声一直没停。

然后嘉德罗斯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去柜台点了杯卡布奇诺,他常来这儿,卡布奇诺是他觉得除了可乐以外第二好喝的东西,然后一手提着他的书包一手抱着只橘猫大大咧咧坐到了他对面。

……好胖的橘猫。格瑞盯着那一人一猫半晌下了定论,也不知道是在指人还是指猫。

“……喂!不知道一直盯着别人看很没礼貌吗!”对面的嘉德罗斯有些不满,吼完一句也不再说话低头玩起了手机。等咖啡上来,格瑞还没看清楚上面的拉花是什么图案,嘉德罗斯就端起来咕嘟咕嘟喝了大半。——喔,发现了,嘉德罗斯的耳尖有些发红。这一瞬间他居然觉得嘉德罗斯有点可爱了。

后者对此毫不知情,放了杯子边玩手机边给橘猫顺毛。嘴角有奶渍。格瑞没有洁癖,也没兴趣多管别人的闲事,但他接下来做了一个连自己都不会想到的动作。他把猫咪放在一边的软垫上,然后抽了纸巾站起越过桌子给嘉德罗斯擦嘴,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空气凝固了。

格瑞以为嘉德罗斯这么冲的一个人什么世面没见过,但没想到这种情况他还真没见过。嘉德罗斯的脸很快红了。格瑞克制住伸手捏捏他包子脸的冲动继续抱着猫,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

“你……!”“格瑞。”“凭什么……”“大概是很俗套的理由,你知道一见钟情吗?”

不可一世的嘉德罗斯跑了。

第二天嘉德罗斯在自习课上打瞌睡,在脑袋一点一点垂到桌面的时候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然后那人又叫了他一声。这下他醒了,万幸的是他的脸没砸上课桌,不然这就很丢脸了。

嘉德罗斯望向声源。他的位子在后面又正好靠窗,嗯看到了,是昨天那个奇怪的人。

“怎么又是你……!”嘉德罗斯不敢声张,只得往格瑞那边凑了凑压低声音质问。格瑞把他昨天丢在猫咖的校牌递给他,校牌后面有他学校的地址还有他的联系方式。……还以为是死缠烂打的。嘉德罗斯这么想着,伸手去接校牌,格瑞的手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碰到了他的,微凉的触感转瞬即逝。然后他小声说了句谢谢。格瑞颔了颔首:“我以后每天下午都会去猫咖的。”……关我什么事。人走后嘉德罗斯抓着校牌翻来覆去的看,终于在卡缝间看见了一张小纸条,嗯,格瑞的电话号码。“……无聊!”

不过顶用。以前嘉德罗斯是常去那儿,现在是天天去,好面子的嘉德罗斯假装是偶遇,好在最后两人修成正果,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回忆到此结束。格瑞侧头去看屏幕里的嘉德罗斯,他依旧一脸深仇大恨的跟着电脑较劲,拳头跃跃欲试。……冷静,就算嘉德罗斯砸了能出来!照他这个体型……

“靠,那我是不是出不来也回不去了?”嘉德罗斯有点慌了,“那我吃不了炸鸡可乐巧克力马卡龙草莓慕斯奥利奥暴风雪芒果…”声音戛然而止,格瑞整理材料的动作停下,发现电脑黑屏了。怎么回事?轮到格瑞慌了,主机自动关闭,等他重新开机,电脑屏显示“欢迎使用”后跳到电脑桌面,格瑞盯着恢复如初的电脑,突然有些懊丧,他连句“我很想你”都没说出口。

大概半个多小时嘉德罗斯给格瑞发了邮件,说自己没事,本来只是在打游戏,不知道怎么回事意识穿进电脑了,还找上了格瑞。但幸运的是嘉德罗斯住的是单人宿舍,不然有室友这种东西存在,看到他趴在电脑桌上昏睡不醒,估计得一脸惊慌失措的喊着“help”叫急救车。

后来格瑞电脑一直开着,嘉德罗斯偶尔也能来找找他,两人的关系似乎因为这个更近了些,毕竟面对面的交流可比冷冰冰的电子邮件好多了。“……那你可以直接找我视频啊。”嘉德罗斯觉得莫名其妙,但格瑞见到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说什么啊,难不成天天玩干瞪眼?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嘉德罗斯穿电脑的几率高了些,很多时候他都可以见到很香艳的画面,比如格瑞刚洗完澡下半身只围了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或者衣服脱了一半的场面。

“……滚回去。”“…靠,你一个大男人我看你几眼难不成你还能少点肉?”要不是嘉德罗斯不能从电脑里出来,他早对格瑞动手动脚了。

嘉德罗斯还是有些地方搞不明白,他意识进去电脑以后唯一能与外界交流的只有电脑显示屏,而且为什么偏偏进了格瑞的电脑里?“一定是你太想我了。”格瑞难得说一次调侃的话来,“我没……!”嘉德罗斯脸又红了,嘀咕两句就黑了屏。

格瑞叹了口气,他很清楚嘉德罗斯为什么会听他爸的选择出国留学,就像他再怎么喜欢嘉德罗斯也不能放弃工作一样,嘉德罗斯这种性格的人,一旦有了目标,不达到是不会罢休的。再换种说法,就算格瑞单膝下跪对着嘉德罗斯说他可以承担嘉德罗斯的一切,后者也不一定会答应,他爸的圣空星集团他都不愿意继承,还会稀罕他这几个臭钱?稀罕他不就够了。……够了。

“嘉德罗斯。”格瑞难得放松一天,他捧着一杯牛奶窝在躺椅里盯着显示屏里的那张包子脸有些出神。

“干嘛?”

“你是不是有新欢了?”虽然说格瑞性格闷骚,但关于嘉德罗斯的一切他都想了解清楚,不知道他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还会问这种问题。

嘉德罗斯的动作原本是趴着瞅他,现在突然好像离他很远了。

“格瑞,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
“不、我……”
“啧。”

昏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亮消失了,格瑞愣怔许久才起身去拉窗帘,天气正好,太阳照得他屋里明晃晃的一片,他几乎有些睁不开眼了。

后来的几天,嘉德罗斯再也没有找过格瑞,他给嘉德罗斯发了邮件,写了一大堆屁话,最后通通删除,只留一个“对不起”。消息如石沉大海,对面一直没有回音,格瑞给嘉德罗斯打电话,对面也只剩下了嘟嘟嘟的忙音。

那真是嘉德罗斯不愿意见他了,连话都不想说了。

格瑞知道嘉德罗斯得靠哄,但他言辞匮乏,除了对不起我错了还真不知道再说什么。他想了个很笨的方法,每天晚上给嘉德罗斯固定发一封邮件,内容平淡得要死,大抵是今天吃了什么,心情怎么样,偶尔在末尾打上一句“我想你了”。

事实证明这样也不是没有结果的,很久很久之后嘉德罗斯回了个“嗯”,格瑞抱着抱枕在床上滚了半天。

但嘉德罗斯再也没有从电脑里找他了,邮件回得极少,都是单音节字。

……大概是对他的喜欢已经消磨殆尽了吧。格瑞这么想,他也做好了嘉德罗斯和他分手的准备。这么重要的事情,嘉德罗斯应该会当面说吧。

蝉鸣聒噪,格瑞难得出门买了几罐可乐,这是嘉德罗斯爱喝的,他勉强接受。

是门铃声。格瑞突然心跳的很快,但他慢条斯理的过去开门。——是嘉德罗斯。他就这样拖着行李箱站在格瑞家的门外。许久不见,他依旧亮眼得像个小太阳。

“格瑞,有些事我要和你当面说。”……该来的总会来,格瑞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我没有新欢。”“……?哦。”
“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喔、”这个直球格瑞接得有些狼狈,这样的话嘉德罗斯之前从来不会说的。

“格瑞,我喜欢你,这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事实,我可能是眼瞎了,但是我认了。……我快成年了,到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暗示吗?懂了。

嘉德罗斯在门外一脸认真的说完才进门,然后他伸手抱住了格瑞,有个悄悄踮脚的动作。

良久,他发出一声极其满足的喟叹。

“我终于抱到你了,格瑞。”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