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猫

【第五人格/杰克×园丁】

#瞎写只为自己嗑杰克
#杰园多好吃跟我嗑杰园吧
#在杰园和杰医中犹豫不决

艾玛跑到了杰克面前。

“诶嘿…!对我这样主动送上门的求生者很少见吧先生?”艾玛挥了挥手,她用命赌杰克不会一手捅死她吧,听说之前是位绅士来着。……好吧,说不定的。

杰克愣怔两秒而后点了点头。

“为了保证对话的愉快进行,前提是你别乱来!那什么、手离我远一点!”什么,居然和他开膛手杰克讲条件?看你还算可爱就勉为其难答应吧。

杰克又点了点头。

在艾玛几乎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开口了。声音喑哑晦涩,像是来自地狱魔鬼的磨牙声。

“放心,…我很欣赏你这样胆大的姑娘,不会随随便便绑上椅子的,那样太无聊了。”

被夸奖了…!艾玛有些开心,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可以和杰克跳一支舞。……停一下。

“那我该说一声谢谢吗?……听说杰克是个偏执狂、”后面一句艾玛念得极小声,杰克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冷笑,艾玛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放心,我暂时不会动手。”杰克顿了顿,活动一下手指。“比起折翼的雏鸟,我更喜欢有趣的金丝雀。”

艾玛忍不住皱了皱眉反驳。
“金丝雀这个比喻用在我身上可不太恰当……这种适合关在笼子里的小家伙可不合我的性子。”

她大概是疯了,跑到杰克面前说这样一堆没用的话。好吧是为了拖延时间,听说杰克喜欢可爱的姑娘,同行的三个大男人一致推举她,这种出卖朋友救下自己的行为在这场游戏中是难免的。明明知道没有活路,艾玛还是来了。

“噢,这么说的确如此。那么我该用什么来比喻你呢?让我想想,一个喜欢拆设施的、经常在我面前公然救人的并且解开密码机尤为快速的小姑娘……”

艾玛不知道这算不算夸她,但这说的好像也都是事实。她的胆子越发大了。

“那么杰克先生,我也不过是偶尔质疑一下您的能力罢了,偶尔胆大的尝试一下新操作也没什么的嘛……再说了,对于我的‘乱来的行为’,您似乎也没有什么举措吧?”

真是……有趣极了。杰克想着,如果能把她永远留在身边就好了。

“…你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姑娘,伍兹小姐。利用我的纵容从而躲在草丛里等待最后地窖的开启不是更好吗?当然,如果你想要进行所谓的‘乱来的行为’,首先要躲过那些碍事的乌鸦——我可一直都注视着你。”

艾玛几乎不知道说什么了,她强装镇定打了个哈哈继续这场尴尬的话题。

“什么——?原来连那些乌鸦都是你的手下吗?那我还得注意自己有没有走光喽…了解了,杰克先生除了是偏执狂,还是个偷窥狂。还有还有、我才不是那种坐以待毙或者坐享其成的人!”

杰克点点头勉勉强强当做他信了,但莫名其妙被冠上偷窥狂这个称号,他有些不满意了。

“不不,请允许我辩解一下。虽然我对于女性的确比男性更‘友善’一些,但利用乌鸦办到那种事情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伍兹小姐,你总是给我新颖的一面…或许我下次可以试试看?”……等一下,他想说的不是这个,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只能唤出只乌鸦在他手臂上站着。……手酸死了,乌鸦又出去乱吃了吗?

“wait…我只是随口说说缓解一下气氛而已,这种事不用付诸实践对吧?偷看女生这种事怎么都得挑一个浪漫点的适当点的时间吧?……总之不行!”艾玛也开始乱说,她突然觉得杰克先生有点可爱了。

“那么…留在我身边怎么样?”杰克的声音听起来小心翼翼的,就像她培育花园里时的动作一样小心又满怀期待。

“你看看,那三个男人丢下你跑掉了,”杰克弯下腰,这样他能更看清艾玛的表情变化。对于求生者的行踪,他了如指掌。“他们先前让你来我这里的时候说什么来着?一定会带你一起出去?”

“……啊、”是这样的,但人与人之间最防不住的不就是信任吗?艾玛一时之间有些迷茫。她可能真的要在这个地方和这个杀手先生待一辈子了。

“您的意思是,让我成为金丝雀吗?…我认为、这是个不太棒的选择……”一个人待太久了也会很寂寞吧?艾玛心软了。

“哈哈,开玩笑的,可爱的小姐。”杰克不知道怎么回事,反而对她没办法下手了,“你快逃出去吧。”

“……嗯?”杰克甚至很好心的把艾玛送到大门,后者望着近在咫尺的自由,半晌开口。

“我可以抱抱你吗?杰克先生……”杰克对这个请求的到来接得有些猝不及防,等他点头之后才意识到艾玛说了什么。

“当然可以…不过,我怕我的爪刃会戳穿你,单手hug怎么样?”

【第五人格/杰克×园丁】

#没见过ooc?这就是
#强行吞杰园
#咔吱咔吱我好开心

      她又在拆椅子了,杰克躲在浓雾里,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小姑娘忙活,别说把艾玛敲晕,他甚至没有出手制止她继续拆狂欢之椅的行为。

      这个小姑娘似乎干劲十足,拆完这个又奔向下一个。杰克忍不住现了身。

    “停下你这样不正当的行为,小姑娘。”他发声,是太久没开口的嘶哑,那小姑娘对于自己身旁突然多出来一个人真的吓得不轻。

    然后她扬了扬手里的工具箱,竭力克制住声音里的颤抖。

    “不正当?你们把人送到这里的行为才是不正当吧!这种坏东西根本不该存在,我只不过在遵循我自己的想法!”喔,很有意思的想法。

    “那我也不该存在了吗?”杰克已经承认自己是坏人了。他看见小姑娘吞了吞口水,扫了一眼他的爪刃,然后点头。

    有点扫兴,杰克不想承认扫兴的原因被小姑娘说“不该存在”,但他现在连哼首曲子的兴致都没有了。

    在他晃神的时候,艾玛已经跑了。

    小姑娘腿脚挺好,杰克感慨,虽然矮了点。他估计被什么蒙蔽了双眼,忍不住又隐了身跟上那个小姑娘。再抓到的话,就别放走了,他这么想着。

   找到她并不难,她的藏匿技巧真是差的要死,密码机破译得又慢,还容易校准失败,真是个笨手笨脚的姑娘。

    ……不知道在花园里怎么样?本该是在花园里侍弄花草的姑娘,被送来这里的时候一定吓坏了。杰克能感受到她的恐惧,他觉得很有意思,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杰克把爪刃伸向她后背,犹豫很久只是用手指指尖轻轻戳了戳她肩膀,后者吓得几乎快跳起来。

    “嘿——!躲在身后偷袭可不是正人君子的做法!”
    “……所以我提醒你了啊,小姐,况且我也没有发起攻击。”
    “……也是哦。”
    杰克对能让她没办法反驳而开心极了,于是又哼起了调子。

    游戏快结束了,艾玛已经破译了最后一个密码机,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往大门跑。

    ……可她迷路了。

    瞎转悠不是个好办法,但艾玛别无选择。然后她碰到了杰克。

    被送去大门的时候,艾玛还没有缓过神来,她呆愣愣的抬手碰了碰杰克的手指。

    “您这是……让我逃出去吗?”杰克点了点头。

    “小姐,你能养出很好看的花儿吧?”艾玛对自己的能力还算自信,她点了点头。

    杰克伸手把她往门外推了推。

   “那下次能来看我吗?带着你培育的花,我觉得红玫瑰最好看。……或许我能把它别在我的胸前。”

【第五人格/杰医】

cp脑慎

最开始玩游戏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开局就发现我站在杰克面前,但是!杰克放我走了!到后面碰到我几次也没抓我,后来我跑出去了,于是生成了一个很奇怪的脑洞。

    “……嘿?”艾米丽的运气可以说是差到没边了,她心跳得飞快,因为杰克就站在她面前。

     对于送上门的求生者,杰克倒是少见。他饶有兴味的摸了摸下巴,当然是右手,左手的爪刃会把他自己都戳穿,他当然不会做出像这个医生站在自己面前一样傻的行为。

    他稍微低了低头,能很清楚的看见那姑娘眼里的恐惧,好像很好玩。于是他心情颇好的点了点头。

    “亲爱的小姐,看来你今天运气不太好。”杰克这样说,然后他看见艾米丽摆上了恐惧的表情。“不过,作为一位绅士,我允许你先垂死挣扎一下。”

    “诶?”艾米丽试着后退两步,杰克还真没有要追她的意思,那么——再见!呸!别再见了!艾米丽转身跑了,等到心跳声消失,她才真的松了口气。

    ……绅士?不是个杀人魔吗?这种鬼话让魔鬼去听吧。

    艾米丽摇了摇头,她不远处就有一台密码机。很好,到她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但今天真的运气差到了家,校准的时候她触电了。试着平复心情继续破译,但她的手已经有些颤抖。

    ……冷静点。艾米丽深吸几口气,密码机就快破译成功了,但有同伴被抓了。是艾玛。

    艾米丽记得她,那个园丁小姑娘,笑起来很可爱,不适合待在这种地方,那么……舍身一搏吧。

    心跳越来越快,杰克顿了一下,他往这边看了看,然后走开了。……真笨啊,艾米丽这样想,然后她迅速接近狂欢之椅救下了艾玛并给她治疗。

    “多谢啦,艾米丽阿姨!”……什么!我救你是让你叫我阿姨的吗!艾米丽心中暗骂两句,但现下可不是较劲的时候。等她回过神来,穿着牛仔服的园丁小姐已经不知道往哪边跑了。

    ……倒霉,已经只剩下她一个求生者了,艾米丽捂紧胸口,又是那种心跳越来越快的感觉。

    她不太记得该往哪个方向逃了,转了半天跟着月亮走。总不会倒霉到转个方向都能碰到他吧。艾米丽这样安慰自己,她小跑起来,心跳声告诉自己杰克离她真的太近了。

    然后她和杰克撞了个满怀。

    “嘿,又见面啦,”杰克做了个搂了搂她的动作,声音里满是开心。“虽然说小姐您这样投怀送抱的行为看起来有点糟,不过我很喜欢。”

    ……倒霉!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艾米丽讪笑两声躲了躲避开他的爪刃。杰克似乎知道她顾虑这个了,于是把爪刃往后背了背。

    于是两人保持搂抱的动作过了一会之后,杰克松开她了。

    “让我来猜猜,小姐您不会是迷路了吧?”明明是已经笃定的回答,杰克还是想多听这位看起来柔柔弱弱实际上性子可能有些倔的姑娘多说两句话,这可比他哼的调子好听多了。

    “……是啦,杰克先生。”艾米丽吞了吞口水,她觉得自己难逃一死了。“不过——就算现在您杀了我,我们还是赢了。”实际上,淘汰她之后就赢了,杰克当然不傻。她对逃出去并不抱有什么希望了,流血过多死亡或者被捆上狂欢之椅都是糟糕透了的选择。但似乎她没有选第三个的权力。

    看开点啦艾米丽,说不定天上也很好玩的…靠。

    她闭紧双眼,能听到杰克吹好了气球,虽然手脚有些麻木,但也能感受到她被气球捆住了。好、好,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艾米丽开始做起最后的心理建设,她离死亡越来越近了。

    然后她听到杰克哼起了调子,是跑调的,听不出什么,唯一能感受到的,大概是他的心情真的很好了。只要淘汰她,他就赢了。

    ……为什么找一处狂欢之椅这么久,难不成都被艾玛拆完了吗?艾米丽偷偷睁眼,然后她看见了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门。

    杰克用指尖戳破气球把艾米丽放下来,他的调子停了,白面具下的表情看不见,只觉得他眼里蓄了些悲伤。

    ……是错觉吗?艾米丽跑出大门以后回头看了看门内的杰克,他也在看她,然后挥了挥手。声音很小,但能听清。

    “再见啦,美丽的小姐。”杰克又要被无尽的寂寞塞满了。他有些丧气的垂下了头,能留下这位姑娘是很不错,但她兴许更向往自由多一些。

    “……再见。”艾米丽跑出围墙,然后她看见了自己胸前的口袋上别着一朵红玫瑰。

    是杰克的花。

#瑞嘉

电脑病毒嘉
17嘉×24瑞

梗源于某天半夜专瑞给我讲故事只讲了一半气的我跳脚,后来他发了条动态说“我觉得现在专嘉想跳出屏幕杀我了”

嘉德罗斯的脸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时候,格瑞正在写文案。长时间的低头让他脖颈酸痛,他扶了扶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别人戴着有些俗套的东西在他身上实在是儒雅得紧。他抬头活动活动脖子,然后看见了嘉德罗斯。

嗯,嘉德罗斯。……嗯???长时间的对着电脑工作让他眼角有些酸涩,他取下眼镜又揉了揉眼,又扭头打了个哈欠,然后水汽染上他的眸子,他回过头来重新盯上液晶显示屏里那张包子脸。视线有些模糊,但那抹颜色依旧亮眼,他壁纸用的是嘉德罗斯没错,不过姿势不是这样,当时是他抱着可乐嘬的时候他抓拍的照片…什么,难不成我真被嘉德罗斯蒙蔽了双眼吗。

“格瑞——你看见我没啊?”看见了。

屏幕里的嘉德罗斯抬手碰了碰显示屏,发现没法出来,便摆上了悻悻的表情。

……啊、还会说话。格瑞眉峰一挑,就发觉事情不简单。他也试着伸手点点嘉德罗斯的鼻尖,意料之中的触到的是由于长时间操作而有些发热的显示屏而已。

“…嘉德罗斯?”“你瞎了吗?”……这个时候强制关机会不会消失。

格瑞当然不会这么做,他想见嘉德罗斯,天天想,夜夜想,可现在人在眼前却没办法抱到,实在是一件很憋屈的事。

他的疑惑很明显的摆在眼里,但他不会开口问嘉德罗斯,对面显然也没弄清楚情况,两人便十分默契的玩起了大眼瞪小眼。

格瑞和嘉德罗斯是恋人,嘉德罗斯17岁,格瑞24岁,两个人恋爱谈得腻腻歪歪酱酱酿酿的时候嘉德罗斯被勒令出国留学,格瑞就在国内继续他的工作。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猫咖。彼时格瑞在给怀里一只英短挠下巴,猫咪舒服得喉咙里发出的呼噜呼噜声一直没停。

然后嘉德罗斯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去柜台点了杯卡布奇诺,他常来这儿,卡布奇诺是他觉得除了可乐以外第二好喝的东西,然后一手提着他的书包一手抱着只橘猫大大咧咧坐到了他对面。

……好胖的橘猫。格瑞盯着那一人一猫半晌下了定论,也不知道是在指人还是指猫。

“……喂!不知道一直盯着别人看很没礼貌吗!”对面的嘉德罗斯有些不满,吼完一句也不再说话低头玩起了手机。等咖啡上来,格瑞还没看清楚上面的拉花是什么图案,嘉德罗斯就端起来咕嘟咕嘟喝了大半。——喔,发现了,嘉德罗斯的耳尖有些发红。这一瞬间他居然觉得嘉德罗斯有点可爱了。

后者对此毫不知情,放了杯子边玩手机边给橘猫顺毛。嘴角有奶渍。格瑞没有洁癖,也没兴趣多管别人的闲事,但他接下来做了一个连自己都不会想到的动作。他把猫咪放在一边的软垫上,然后抽了纸巾站起越过桌子给嘉德罗斯擦嘴,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空气凝固了。

格瑞以为嘉德罗斯这么冲的一个人什么世面没见过,但没想到这种情况他还真没见过。嘉德罗斯的脸很快红了。格瑞克制住伸手捏捏他包子脸的冲动继续抱着猫,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

“你……!”“格瑞。”“凭什么……”“大概是很俗套的理由,你知道一见钟情吗?”

不可一世的嘉德罗斯跑了。

第二天嘉德罗斯在自习课上打瞌睡,在脑袋一点一点垂到桌面的时候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然后那人又叫了他一声。这下他醒了,万幸的是他的脸没砸上课桌,不然这就很丢脸了。

嘉德罗斯望向声源。他的位子在后面又正好靠窗,嗯看到了,是昨天那个奇怪的人。

“怎么又是你……!”嘉德罗斯不敢声张,只得往格瑞那边凑了凑压低声音质问。格瑞把他昨天丢在猫咖的校牌递给他,校牌后面有他学校的地址还有他的联系方式。……还以为是死缠烂打的。嘉德罗斯这么想着,伸手去接校牌,格瑞的手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碰到了他的,微凉的触感转瞬即逝。然后他小声说了句谢谢。格瑞颔了颔首:“我以后每天下午都会去猫咖的。”……关我什么事。人走后嘉德罗斯抓着校牌翻来覆去的看,终于在卡缝间看见了一张小纸条,嗯,格瑞的电话号码。“……无聊!”

不过顶用。以前嘉德罗斯是常去那儿,现在是天天去,好面子的嘉德罗斯假装是偶遇,好在最后两人修成正果,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回忆到此结束。格瑞侧头去看屏幕里的嘉德罗斯,他依旧一脸深仇大恨的跟着电脑较劲,拳头跃跃欲试。……冷静,就算嘉德罗斯砸了能出来!照他这个体型……

“靠,那我是不是出不来也回不去了?”嘉德罗斯有点慌了,“那我吃不了炸鸡可乐巧克力马卡龙草莓慕斯奥利奥暴风雪芒果…”声音戛然而止,格瑞整理材料的动作停下,发现电脑黑屏了。怎么回事?轮到格瑞慌了,主机自动关闭,等他重新开机,电脑屏显示“欢迎使用”后跳到电脑桌面,格瑞盯着恢复如初的电脑,突然有些懊丧,他连句“我很想你”都没说出口。

大概半个多小时嘉德罗斯给格瑞发了邮件,说自己没事,本来只是在打游戏,不知道怎么回事意识穿进电脑了,还找上了格瑞。但幸运的是嘉德罗斯住的是单人宿舍,不然有室友这种东西存在,看到他趴在电脑桌上昏睡不醒,估计得一脸惊慌失措的喊着“help”叫急救车。

后来格瑞电脑一直开着,嘉德罗斯偶尔也能来找找他,两人的关系似乎因为这个更近了些,毕竟面对面的交流可比冷冰冰的电子邮件好多了。“……那你可以直接找我视频啊。”嘉德罗斯觉得莫名其妙,但格瑞见到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说什么啊,难不成天天玩干瞪眼?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嘉德罗斯穿电脑的几率高了些,很多时候他都可以见到很香艳的画面,比如格瑞刚洗完澡下半身只围了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或者衣服脱了一半的场面。

“……滚回去。”“…靠,你一个大男人我看你几眼难不成你还能少点肉?”要不是嘉德罗斯不能从电脑里出来,他早对格瑞动手动脚了。

嘉德罗斯还是有些地方搞不明白,他意识进去电脑以后唯一能与外界交流的只有电脑显示屏,而且为什么偏偏进了格瑞的电脑里?“一定是你太想我了。”格瑞难得说一次调侃的话来,“我没……!”嘉德罗斯脸又红了,嘀咕两句就黑了屏。

格瑞叹了口气,他很清楚嘉德罗斯为什么会听他爸的选择出国留学,就像他再怎么喜欢嘉德罗斯也不能放弃工作一样,嘉德罗斯这种性格的人,一旦有了目标,不达到是不会罢休的。再换种说法,就算格瑞单膝下跪对着嘉德罗斯说他可以承担嘉德罗斯的一切,后者也不一定会答应,他爸的圣空星集团他都不愿意继承,还会稀罕他这几个臭钱?稀罕他不就够了。……够了。

“嘉德罗斯。”格瑞难得放松一天,他捧着一杯牛奶窝在躺椅里盯着显示屏里的那张包子脸有些出神。

“干嘛?”

“你是不是有新欢了?”虽然说格瑞性格闷骚,但关于嘉德罗斯的一切他都想了解清楚,不知道他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还会问这种问题。

嘉德罗斯的动作原本是趴着瞅他,现在突然好像离他很远了。

“格瑞,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
“不、我……”
“啧。”

昏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亮消失了,格瑞愣怔许久才起身去拉窗帘,天气正好,太阳照得他屋里明晃晃的一片,他几乎有些睁不开眼了。

后来的几天,嘉德罗斯再也没有找过格瑞,他给嘉德罗斯发了邮件,写了一大堆屁话,最后通通删除,只留一个“对不起”。消息如石沉大海,对面一直没有回音,格瑞给嘉德罗斯打电话,对面也只剩下了嘟嘟嘟的忙音。

那真是嘉德罗斯不愿意见他了,连话都不想说了。

格瑞知道嘉德罗斯得靠哄,但他言辞匮乏,除了对不起我错了还真不知道再说什么。他想了个很笨的方法,每天晚上给嘉德罗斯固定发一封邮件,内容平淡得要死,大抵是今天吃了什么,心情怎么样,偶尔在末尾打上一句“我想你了”。

事实证明这样也不是没有结果的,很久很久之后嘉德罗斯回了个“嗯”,格瑞抱着抱枕在床上滚了半天。

但嘉德罗斯再也没有从电脑里找他了,邮件回得极少,都是单音节字。

……大概是对他的喜欢已经消磨殆尽了吧。格瑞这么想,他也做好了嘉德罗斯和他分手的准备。这么重要的事情,嘉德罗斯应该会当面说吧。

蝉鸣聒噪,格瑞难得出门买了几罐可乐,这是嘉德罗斯爱喝的,他勉强接受。

是门铃声。格瑞突然心跳的很快,但他慢条斯理的过去开门。——是嘉德罗斯。他就这样拖着行李箱站在格瑞家的门外。许久不见,他依旧亮眼得像个小太阳。

“格瑞,有些事我要和你当面说。”……该来的总会来,格瑞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我没有新欢。”“……?哦。”
“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喔、”这个直球格瑞接得有些狼狈,这样的话嘉德罗斯之前从来不会说的。

“格瑞,我喜欢你,这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事实,我可能是眼瞎了,但是我认了。……我快成年了,到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暗示吗?懂了。

嘉德罗斯在门外一脸认真的说完才进门,然后他伸手抱住了格瑞,有个悄悄踮脚的动作。

良久,他发出一声极其满足的喟叹。

“我终于抱到你了,格瑞。”

小耗子太可爱了呜哇哇😭

画人难:

选错BGM会造成背景傻吊

顺便这大概是我有史以来打的最多的ta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五千年间-:

【凹凸】当帕洛斯变成小孩子

变成小孩的骗徒终于对雷狮说出了真心话……

他们看到的第一反应是“为森莫你家呱一次带这么多东西回来!!!”
我也不知道啊,嘀嘀咕咕,他自己争气
……他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